熱門頻道

交易額超1萬億美元,阿里憑什么?    

馬云又完成了一個“大目標”。

“我相信,阿里集團會在五年內,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平臺銷售過一萬億美元的公司。”2015年5月7日,馬云一封內部信許下了阿里未來的兩個約定:1.平臺交易額要過1萬億美元;2.張勇(花名:逍遙子)接任CEO。

倏忽5年,期間最大的變化是,互聯網的世界里,鼎新革故的故事時刻發生著。中國網上商品和服務零售額首次突破10萬億元,我們每天如絲滑般享用著淘寶、餓了么、菜鳥這些數字新基建的服務,卻不曾想,每人一輛購物車能創造出來的價值。

進入2020,各行業通過觸網復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沖鋒抗疫,并在1至3月中國經濟的至暗時刻,完成了一個里程碑。帶領阿里實現這個約定的是馬云的接棒者張勇。

5月22日,阿里巴巴發布了截止3月31日的最新一季財報及2020財年全年業績。

這一季度,營收1143.14億元,同比增長22%。2020財年GMV(平臺成交總額) 達人民幣7.053萬億元,突破1萬億美元,全球活躍消費者9.6億。

同一天,拼多多也發布了最新一季財報,營收65.4億元。

同類型大廠“撞日”的事情頗為少見,這場遭遇戰夠精彩。

21歲的阿里依舊“大象起舞”,5歲的拼多多延續了黑馬姿態。

只不過,剛不可久,柔不可守,真正能夠持續的成為行業的領導者,必須有體系化能力和長期的戰略規劃,才能最后贏取消費者。

超出預期

算上之前公布成績的京東,我們得以全景掃描“黑天鵝”對電商三強的影響。試圖通過對此份財報的研讀,來判斷電商巨頭們是否做好了應對疫后市場回復期的準備。

本季度,物流停擺,工廠停工,疫情沖擊著各行各業。阿里基數更大,受到的影響也最大。

22%的同比增速,高于京東的20.7%,低于拼多多的44%。

增速不如“后浪”們,阿里似乎發了封“平平無奇”的財報。

但2020整一財年,阿里收入5097.11億元,同比增長35%,大象依然在跳舞。

從往季公布的數據看,下沉市場是巨頭們不能退縮的戰場,本季度淘寶天貓活躍用戶有8.46億,相當于京東拼多多之和。

拼多多依然延續了黑馬角色,高增長的同時換來了高虧損,31.70億元的凈虧損是去年同期的兩倍還多。

截至2019Q4,拼多多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為1720.1元,遠低于阿里2019財年的8756.9元。

在本季財報中,云計算的表現相當頗有代表性。云計算此前具有高成長和強虧損雙重特點,但阿里云季度逆勢高速增長,營收達人民幣122億元,同比增長58%。阿里云依然是商家有序復工的優先選擇。

隨著疫情好轉,網購變多,電商滲透率恢復正常水平。這從快遞公司最近公布的業務數據得到印證。5月19日,順豐公布4月業務量為6.11億票,同比增長88%,韻達4月業務量為11.5億票,同比增長45.2%。

中國的互聯網版圖已在不知不覺中完成了重塑。電商作為一個出高估值公司的板塊,阿里自不用說,京東與拼多多已躋身前五。

這場對撞,巨頭們相繼發布了超出預期的數字,實際上是中國經濟的數字化轉型和潛能挖掘的比拼。

10000億美金

將日歷往回翻上十年,你可能覺得網上點擊“購買”有人送貨到家還是天方夜譚,十余年后的今天,網購已經成為“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這些變化,用一個節點性的數字形容更加貼切。

GMV是Gross Merchandise Volume的縮寫。它的字面含義是網站成交金額,套用零售業的說法就是“流水”。

電商巨頭們頻繁提及這個數字,因為GMV一直是衡量平臺競爭力的一個核心指標。

從過去一年的表現來看,阿里GMV增量2320億美金,一年長出一個拼多多。決定性的因素包括ARPU和復購頻次,從上文提到的數據對比看,想要追趕阿里,拼多多還有不少距離。

需要明確的,GMV并不等同于一家公司的收入。

王健林實現一個“小目標”都是自己賺的,但平臺型經濟不同,你支持武漢買的熱干面,幫助果農脫銷買的一份水果,創造了流水,但平臺獲得的費用并不多,甚至可能只是一次公益活動。

媒體時常拿超市巨擘沃爾瑪進行比較,其實是不同維度。阿里之所以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其邏輯在于搭建了便捷開放的平臺,讓消費者可以在上面逛,為商家提供多元化的商業基礎服務,能讓不同地區國家在上面開店,推薦自己的土特好物。

互聯網的有效性,讓阿里的生意半徑更寬,邊際效應更大,商家開店的邊際成本則趨近于0。

有評論稱,這預示著商業發展的“奇點”已經出現,新經濟的腳步已經追上傳統經濟,接下來將是超越和迭代。

但阿里CEO張勇更愿意相信,這是“利他”與“分享”的價值。

這種價值就像一面鏡子,在疫情下映照出了最真實的國人生活。平臺借助產品和技術優勢,讓我們可以云買菜、云游戲,在線醫療,幫助企業在線辦公,復工復產。

接近阿里的相關人士告訴「電商在線」,疫情下的兩個大促,38婦女節、上海55購物節,平臺明顯感覺到消費正在覺醒,“交易額翻了十幾倍,完全超過所有業務總經理的預期。”

接下去的618,天貓將和多地政府、品牌一起發放100億現金消費券和補貼,消費需求被點燃,宜家、特斯拉紛紛趕來開店,天貓上進入“億元俱樂部”的品牌已經超過2200個。能隨時隨地買房買車,還能邊看直播邊買火箭,這些購物車里的每一筆訂單,每一個消費的往事,如涓涓細流匯集為汪洋大海,最后沉淀在平臺上。

確幸的說,創造10000億美金這個數字經濟里程碑的,正是此刻在屏幕前滑動手機的你我。

數字經濟里程碑,憑什么

10000億美金的背后,是多年的努力和積累。

截取時間的橫片——

2003年,淘寶在西子湖畔的民居樓里誕生;

2012年11月,平臺交易額超過1萬億;

2016年,3萬億;

2020年,1萬億美金。按現在的匯率算,7萬億人民幣。

什么概念?橫向比較,京東的GMV剛過2萬億,拼多多1萬億,而美國的亞馬遜4408億美元(約3萬億人民幣)。

過程并非一帆風順,2012年阿里面對未來諸多不確定性,菜鳥網絡剛剛啟動,阿里云堅持四年還沒見曙光。隔壁微信和百度APP用戶數相繼過億,淘寶的大半個身子還在PC端。

移動互聯網時代,拼多多以獨特的商業門道,在電商紅海的夾縫中殺出重圍,讓人們見識到了“五環外”人群的消費潛力。

這個21歲的巨頭何以還能快速奔跑?能保持持續增長,阿里做對了一件事:把握住了移動時代的紅利。

從2013年開始ALL IN 無線后,在移動端引入在線營銷服務,帶來了更多樣化的廣告庫存和廣告形式,其移動端的貨幣化率自2015財年開始持續增長,到2019財年貨幣化率已經提升至4.37 %。

這些年,阿里通過自營、收購、合并的方式,拓展了數條新的業務線。

比如95億美元收購餓了么,是將電商優勢延伸到本地生活生態圈;比如20億美元收購網易考拉,試圖撬動在跨境電商市場份額;33億美元增資菜鳥網絡,是對這個大數據物流協同平臺上的繼續押注;比如成立“達摩院”,是對底層技術和科學前沿的宏大視野。

2014年赴美IPO時,阿里的招股書上還只有三項業務收入——核心商業、云計算以及其他。

2019財年,云計算、數字媒體及娛樂、創新業務及其他三塊業務的收入就達到534.44億元,比2014財年的核心商業業務還多出106.12億元。5年間,阿里又多造了一個自己。

張勇在給投資者公開信中表示,阿里未來推行全球化、內需、大數據和云計算三大戰略。這是對自身轉型做出的一個回應——不只是一家無遠弗屆的電商公司,而是有著真正科技創新公司的氣質。

20年沉淀的數字化能力已經成了數字新基建,舉個例子,疫情期間,阿里聯合湖北省秭歸縣政府,天貓、淘寶、盒馬、螞蟻等20多個業務力量“協同作戰”,一個月幫助全國農民賣掉了9萬噸滯銷農產品。

同時,這套數字新基建的能力,補充完善社會商業基礎設施。

所以我們看到,平臺有能力孵化出三只松鼠、小熊電器各條垂直賽道的新獨角獸。期間,也誕生了拼多多這樣的移動互聯網新貴。

回頭看,1萬億美金GMV,背后體現出的價值,是我們不經意間完成的訂單,能讓商家快速回血,是商業毛細血管順利流轉的養料。

疫情期間,每天4萬人淘寶創業,“螞蟻雄兵”重塑了商業格局,每個人都能成為CEO。

2016年,阿里帶來的直接就業機會超過1500萬,到2036年,阿里希望服務20億消費者,讓1000萬家企業盈利。

當平臺越來越多的談及自己帶動的就業機會、增加的稅收量級乃至促進的消費水平,這艘萬噸巨輪正在轉向新的航道,這也是張勇提出的“在數字時代,讓天下沒有難做生意”的精悍執行。

下一站哪里

毫無疑問,一季報公布后,一場巨頭間的新競爭,在湖面底下發生得靜悄悄。

市場是殘酷的,只存在冠軍和“其他”。

拼多多的百億補貼,從2019年6月上線以來,持續撒錢三百多天。用低價和補貼搶奪用戶,底氣來自不斷撒錢換得的用戶增長,不斷籌集到的資金,構成了其進攻的彈藥。

京東調整數月后重新回到軌道,劉強東發內部信提出了京東的新使命。

相應的,2019年中國網民已達8.54億,互聯網進入存量時代。

面對行業對手的追逐,阿里手里的牌重新進行了梳理。

針對不同的消費人群,阿里在各條戰線上形成了不同的矩陣。其中手淘主打豐富,為流量大本營;天貓的心智為品牌主陣地,主打消費升級;聚劃算主攻品牌貨下行;特價版主攻工廠貨上行。

升級后的聚劃算,摁住拼多多借百億補貼希望完成品牌升級和消費人群升級的上升通道。

今年3月上線后,淘寶特價版奪冠蘋果應用商店免費榜。特價版定位的核心,通過C2M的產品供給,把中間費用最大程度的壓縮,提供極致性價比,同時還能通過數據洞察滿足消費者真正的所需。

也就是說,聚劃算繼續負責壓制拼多多的“上攻”,而淘寶特價版則接過C2M的大旗,開始“下壓”拼多多的利基市場——下沉市場。一上一下,形成“鉗形攻勢”。

不管怎么說,一季度過去之后,所有公司都會回歸到疫情之前的命題:如何保住現有的增速,以及如何獲得新的增量。

我們認為,阿里巴巴未來GMV驅動因素將由量向價切換。直播電商、數據銀行、全域營銷、會員生態,效率驅動將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最早預判阿里將最早邁入1萬億美元公司的《經濟學人》曾提到,阿里建立起來的關于建立信任、促進經濟向消費轉型、以及推動零售產業整體效率的影響將一直持續下去。

我們有信心也有勇氣來面對這寒冷但也暗藏希望的2020年。

編輯聲明: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聯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評論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辽宁快乐十一选五开 极速十一选五直选 加拿大快乐8在哪看 今日涨停板股票 陕西省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双色球开奖结果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辽宁11选5遗漏手机版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浙江20选5开状号码 内蒙古快三豹子推荐 保利配资 黑龙江福彩35选7走势图 澳洲快乐8开奖查询 广东26选5开奖信息 海南4+1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