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頻道

廣告失勢,谷歌靠“云”續命?    

出品| 虎嗅科技組

作者| 張雪

封面| 視覺中國

近日,美國四大科技巨頭蘋果、亞馬遜、谷歌和Facebook由于一同參加美國國會聽證會,一度霸占了中外媒體的頭條。巧合的是,他們選擇了在同一天公布季度財報。

然而,尷尬總是來得如此猝不及防,在7月31日公布季報的四家企業中,有三家都獲得了超預期的增長,多項指標也刷新了歷史新高,相反地,只有谷歌營收利潤雙雙下滑,交了上市14年以來的最差的一份成績單掉。

谷歌還是掉隊了。

不可否認,谷歌業績的滑鐵盧與當下疫情發展不無關系,但另一方面這次疫情也成為了谷歌布局的試金石,一時間,業務單一的短板暴露無遺。

上市以來最慘數據

話不多說,首先來看谷歌二季度財報的主要數據。

數據顯示,截至6月30日,Alphabet(谷歌母公司)第二季度總營收為382.97億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89.44億美元下降22%;凈利潤為69.59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9.47億美元下降30%。

具體來看,谷歌網站第二季度營收為251.31億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85.402億美元。其中,谷歌搜索及其他業務的營收為213.19億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36.42億美元;YouTube廣告業務營收為38.12億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6.03億美元。

另一個明顯的信號是,谷歌第二季度廣告營收為298.67億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324.94億美元,同比下降8.8%。與此同時,谷歌云(Google Cloud)業務第二季度營收為30.07億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1.00億美元,同比增長43%。

可以看到,除了谷歌云和YouTube廣告業務的微小增長外,谷歌搜索及其他業務和谷歌一直引以為傲的“廣告業務”都出現了大幅下滑。

雖然谷歌在財報通稿中稱,云業務、YouTube業務等相關業務的增長與廣告業務下降正好兩相抵消,但依舊不能改變這是谷歌上市以來業績最差一次的事實。

而對于這次業績下滑的原因,外媒相關報道指出,谷歌二季度業績的疲軟并不能歸咎于新冠疫情,畢竟,Alphabet一直是大型科技領域增長最慢的公司,主要是因為過分依賴了廣告業務,云業務落后于行業同行,其他任何業務都沒有取得大的成功。

另外,多年來利潤率一直是Alphabet的不利因素,這主要是由于向移動廣告的轉移導致廣告業務的流量獲取成本增加,從而導致歷史上利潤增長乏力。

疫情讓廣告靠不住了

毋庸置疑,今年二季度對于谷歌來講是艱難的。

一方面,占據總營收78%的廣告市場疲軟,旅游、休閑等廣告正在減少,另一方面,以Facebook為主的廣告市場進攻者正在蠶食谷歌的廣告份額。

首先,盡管廣告繼續為Google創造最多的收入,跌幅小于華爾街的預期,但由于新冠疫情對廣告業造成嚴重破壞,與2019年同期相比,這一數字明顯下降。

據了解,同期谷歌廣告客戶被迫進行大規模裁員和其他成本削減,而營銷預算往往首當其中,旅游搜索引擎、航空公司和酒店等谷歌大客戶更是如此。可以預見,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該公司的業務都將遭受廣告預算縮減的困擾。

讓谷歌高管們看到希望的是,“在整個季度中,用戶搜索活動逐漸回歸更多的商業主題,隨后廣告客戶的支出有所增加,這導致本季度的搜索收入同比趨勢有所改善,到6月底,搜索收入與去年基本持平。”

不過,谷歌、AlphabetCFO露絲·波拉特(Ruth Porat)指出,”關于谷歌廣告業務目前狀況還都很不穩定,一切還不能下定論。廣告主的投資量是跟宏觀大環境成正比的,這也是我們用于觀察業務走勢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與谷歌面對的境遇不同,在本季度,Facebook的廣告營收同比增長了10%,為183億美元。

究其原因,主要是疫情助推了Facebook的業務增長。越來越多的人居家躲避疫情,Facebook的用戶就越多越活躍。

據財報,2020年6月平均日活用戶為17.9億,同比增長12%。截至2020年6月30日,月活躍用戶為27億,同比增長12%。Facebook表示:4月的廣告收入持平,5、6月廣告收入又開始上升。這證明了更多用戶花時間在網絡上,商業也需要在網絡上接觸到新的用戶群。

相比之下,谷歌則只享受到了YouTube廣告業務上的紅利。

對此,露絲·波拉特表示:“第二季度我們的總營收達383億美元,這得益于廣告業務的逐步改善,以及谷歌云和其他收入的強勁增長。我們正在繼續克服艱難的全球經濟環境。”

新寵云計算“臨危受命”

對于谷歌云,外界稱它為本次季報的最大亮點。在二季度的同比增速上,谷歌云甚至超過了兩大云巨頭亞馬遜AWS和微軟Azure。

數據顯示,第二季度AWS的收入同比增長為近29%,達到108.1億美元,微軟Azure營收133.71億美元,同比去年的113.91億美元增長17%。

但整體來看,與第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包括GCP(Google Cloud Platform)和G Suite在內的Google Cloud收入增長較低,這反映了G Suite實行了去年4月推出的價格上漲的事實,好在GCP保持了其在第一季度交付的強勁收入增長水平,其收入增長再次顯著高于Cloud整體。

而GCP的增長再次則主要由基礎架構產品以及數據和分析平臺帶動。與其他兩家競爭對手相比,其優勢在于構造價格折扣的方式即為客戶提供了更簡單的議價方式,更適合AI和機器學習,專用的光纖網絡以及開放的混合云、多云策略。

正是如此,谷歌收獲了包括Keurig,Pepper博士,德意志銀行,Lowe's,Telefonica,Orange和Groupe Renault等客戶。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季度,谷歌G Suite增速雖然不及GCP,但已經在教育、醫療、遠程辦公等多領域應用,也曾在一周內達到了超過6億個參與者的峰值。舉例來講,普華永道的員工在一個月內通過Google Meet觀看了近1000萬小時的視頻會議。

自然而然地,谷歌高管們在財報和電話會議上也絲毫沒有掩蓋對云業務的偏愛。

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就Google Cloud而言,我們對與大客戶達成多年合作的牽引力感到滿意。這反映在我們積壓的訂單中,截至本季度末,訂單總額為148億美元,其中大部分都與Google Cloud有關。這種性能是我們對云進行的投資投入到市場組織的結果。”

在成本控制上,露絲·波拉特也為谷歌云開了綠燈,其在電話會議上透露:“2020年總資本支出水平將比去年有所下降。這主要是由于我們決定放慢近期購置辦公樓的步伐,但在技術基礎架構方面,我們預計投資將保持與2019年大致相同的水平,服務器方面的支出將比數據中心建設相對多,并且受益于我們對服務器效率的持續關注。”

與此同時,盡管員工人數同步增長率會下降。但谷歌仍會積極地在云等優先領域招聘人員,包括技術人才、銷售人才等。

根據谷歌此前為谷歌云設定的目標,即在2023年之前擊敗其競爭對手微軟Azure和亞馬遜云服務(AWS)。

需要承認的是,即使在增速43%的增速下,谷歌云的體量只有30億美元。這個數字在內,只能占據總營收的8%,與廣告營收的298.67億美元相差甚遠;在外,與真正的競爭對手是亞馬遜的AWS和微軟的Azure相比,也只是這兩家的三分之一。

這樣一來,谷歌業務板塊中廣告和云服務的對比和定位就非常明顯了,似乎正在印證那句“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值得慶幸的是,谷歌終于在除了廣告業務上的其他服務上開始有了起色和希望,想必這也是谷歌高管不斷強調云計算的背后原因之一吧。


編輯聲明: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聯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評論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福建22开奖结果 爱配资网的微博 股票开头数字代表什么 昨天浙江6 1开奖结果 北京pk拾猜冠军计划 安徽快三号码图表 腾讯分分彩组选计划 p62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彩3d杀和尾杀跨度 建行理财 大乐透历史号码查询器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 天津快乐10分投注 立博博彩 湖北快3走势图遗漏图 最靠谱的理财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