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頻道

騰訊被騙了只能“自認倒霉”? “廣告款”應由誰    

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林園 沈釗

日前,騰訊和老干媽的一場“羅生門”引發關注——騰訊狀告老干媽欠廣告費,而老干媽表示,從未與騰訊進行任何商業合作,雙方各執一詞。

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布通報稱,初步查明,系三名犯罪嫌疑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

通報還指出,此3人的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游戲禮包碼,之后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目前3人已被刑拘。

1日,記者向騰訊方面了解此事的調查進展。截至記者發稿,騰訊方面暫未回應。

騰訊真的被騙了?騰訊此前為老干媽做了大量宣傳,老干媽對此毫不知情?如果“合作協議”確無法律效力,騰訊就只能“自認倒霉”?

對此,記者咨詢了多位律師。律師表示,現尚不能對該案定性,僅靠目前警方透露的部分細節,也不意味著老干媽公司完全無需擔責。

騰訊和老干媽“掐起來”了?

6月29日,一則民事裁定書使得互聯網巨頭騰訊“拌”上“國民第一辣醬”老干媽。騰訊方面表示,老干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廣告,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據此,騰訊向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的申請,請求查封、凍結被告老干媽名下價值人民幣1624.06萬元的財產。

“從不投廣告”的老干媽公司則于6月30日予以反駁:并沒有與騰訊有任何的合作,老干媽公司已經向警方報案。

7月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布通報稱,初步查明,系三名犯罪嫌疑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

隨后,騰訊公司在官方微博回應“被騙”一事,稱“一言難盡”,為了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以1000瓶老干媽為禮品征求類似線索。

一時間“騰訊被騙”登上微博熱搜,眾網友紛紛表示“看呆”。

推廣一年多,老干媽不知情?

其實,早在去年4月,騰訊與老干媽“合體”就已上了熱搜。在騰訊的QQ飛車手游S聯賽的宣傳中,微博話題“老干媽漂移火辣辣”收獲了1.7億次閱讀。此外,騰訊還以其他方式推廣宣傳老干媽。網友不禁疑惑,一年多時間里,老干媽難道對此完全不知情?如果知情卻不與騰訊交涉,騰訊可否要求老干媽支付推廣費?

有媒體報道稱,老干媽有關負責人表示,對騰訊QQ飛車給老干媽做廣告,甚至登上微博熱搜,公司之前并不知情。更多細節警方還在偵辦中,以通報為準。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對記者表示,如果警方通報情況最終屬實,老干媽公司確實未和騰訊合作,推廣合作協議中所蓋公章系偽造,則該協議無效,對老干媽公司沒有法律約束力,騰訊無法依據該協議要求老干媽支付推廣費。

“廣告款”到底應由誰埋單?

那么,騰訊公司就真的只能“自認倒霉”?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朱逸聰認為,該案涉及“表見代理”的法律問題。所謂“表見代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然實施代理行為,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代理行為有效。”

廣東大同律師所鄭旭森認為,如果騰訊公司有證據證明自己履行了足夠的注意義務,并且根據三人提供的資料確信是和老干媽簽訂了合作協議,那么法院有可能認定這個合作協議是有效的,判決老干媽支付部分或者全部廣告款。

該案的最終定性還有賴于法院判決。“犯罪嫌疑人雖然涉嫌刑事犯罪,但其簽訂的合同不一定都無效。如果法院認定合同有效時,再根據具體事實判斷三名嫌疑人的行為是否構成表見代理。如果構成表見代理,老干媽需要向騰訊公司承擔合同責任,承擔責任后可以向三名嫌疑人追償因該三人的代理行為而遭受的損失。”朱逸聰介紹,如果法院認定騰訊訴爭的合同無效時,三名嫌疑人對其犯罪行為承擔侵權責任,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經過追繳或者退賠仍不能彌補損失的,騰訊公司可向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另行提起民事訴訟。

三人偽造假章只為網游禮包碼?

根據警方通報,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歲)、劉某利(女,40歲)、鄭某君(女,37歲)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其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游戲禮包碼,之后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

對于三人僅靠偽造印章即可與騰訊簽合同,網友表示“震驚”的同時也紛紛表示,三人的犯罪動機不合常理,畢竟網絡游戲禮包碼價值與推廣合作協議所約定的推廣費差距很大。

鄭旭森指出,從貴陽警方的通報來看,并沒有明確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職業身份,“三人之中是否有人屬于老干媽公司的員工?在和騰訊公司簽訂合同的過程中是否出示了來自公司的相關證件或資料?這些都需要繼續查證”。

趙占領表示,騰訊在簽訂推廣合作協議之前,通常也會要求對方提供老干媽公司營業執照,甚至包括銀行開戶信息等材料;在協議簽訂過程中,也應會與對方進行郵件等形式的溝通,通常也會根據對方的郵箱、名片,結合營業執照等證件來判斷對方身份。“所以,如果老干媽公司并非真的被人假冒,則應該能找到相關證據。目前還有待騰訊提供進一步的信息和相關證據”。

朱逸聰也認為,警方目前的通報,并不意味著騰訊與老干媽民事糾紛中各自角色的定性。“騰訊與老干媽同為國內知名公司,合作意向的達成、合同的簽署、款項的支付、發票的提供等,涉及公司經營管理的各個環節,三名嫌疑人為何能夠偽造老干媽公司的印章,且在與騰訊公司交易的各個環節均未露出馬腳,需要司法機關的進一步審理查明”。

朱逸聰還表示,針對警方通報中的三名嫌疑人,其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偽造公司印章、虛構事實老干媽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職務,可能涉嫌詐騙罪、合同詐騙罪、偽造公司印章罪等。

老干媽被查封凍結資產怎么辦?

“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騰訊公司有權向法院申請對老干媽公司的財產進行保全,其目的是防止判決難以執行。但申請財產保全需要提供擔保,據公開信息顯示,騰訊提供了保險公司出具的保函。”趙占領認為,如果事后證明存在偽造公章,推廣合作協議無效,則騰訊公司的財產保全申請有誤,應當由保險公司賠償被申請人即老干媽公司因財產保全所遭受的損失。

朱逸聰介紹,裁定書并非判決書,也不是大眾理解的通常意義上的強制執行文書,該裁定書屬于訴訟保全類執行文書。“所謂訴訟保全,在法律上分為訴前保全和訴訟保全兩種,以當事人是否在起訴前申請保全為區分。申請訴訟保全的原因之一是為了防止判決難以執行。”朱逸聰介紹,按照法律程序,保全裁定一經做出,就會立即執行,法院將采取查封、凍結老干媽資產的措施,但對應的資產并不是劃扣給騰訊公司。

朱逸聰指出,老干媽針對保全裁定書可以申請復議,法院根據審理查明的事實、老干媽是否需要承擔責任,再決定是否作出解除保全的裁定。同時,因財產保全而對公司造成的損失,老干媽也可以追償。


編輯聲明: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聯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評論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广东福彩26选5更多期次 秒速快3骗局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的介绍 快乐赛车官方网站开奖结果 三分彩网站 股票涨跌怎么形成 有什么好的股票论坛 上海配资公司 黑龙江三十六选期开奖结果 排列五试机号 幸运赛车正规吗 福彩华东15选5专家杀号 河北20选5计划 江苏11选五预测推荐 幸运28最快结果参考 股票开户怎么开户